【通知公告】通知:本馆〈公司〉征集部、展区正式2月26日对外营业,如有需要与我馆接洽的各位藏友,请联系我馆工作人员!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在线时段
9:00--23:00

我要鉴定  我要鉴定 我要评估  我要评估 我要交易  我要交易

客服热线
400-9925-990

玉骨清风一女史—读武卫萍的画

发布时间2015-04-21 16:08

本文摘要: 玉骨清风一女史读武卫萍的画 喜欢成都多年,后遂入愿于成都定居。一呆又是多年。成为成都人后,才住下来慢慢地品味成都,越品越有味,尤其是其中那悠远淳厚的民族传统意味,可...

                                 玉骨清风一女史—读武卫萍的画

喜欢成都多年,后遂入愿于成都定居。一呆又是多年。成为成都人后,才住下来慢慢地品味成都,越品越有味,尤其是其中那悠远淳厚的民族传统意味,可真叫人一唱三叹,留连无穷。我曾在杜甫草堂幽深的楠木古林下啜茗品画,亦曾在古琴大师王华德的月下花苑中焚香听琴,当然,在濯锦江畔望江楼侧的竹林下荷塘边与学生谈艺论学,亦是人生难得之快事……成都还有让人慨叹的,就是还有些女画家,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文章诗词亦颇擅长,加之川妹子特有之灵秀,真可谓才貌双绝。这种从传统文化中熏陶而出的如此全能型的才女型画家,在其他地方其他城市就未必多了。武卫萍就是这么一位颇具才情的成都画坛才女。
武卫萍的画专以传统题材为特色。成都及其周围专县,至今还保留着许多古典传统的生活特色。成都也是传统意味最浓的城市。武卫萍则专以这些传统生活传统风情为物件。在她的笔下,有若干现尚孑遗的传统习俗,如茶馆如糖饼;更有许多早已逝去的生活场景及内容,如清末民初时之留声机、洋马儿(自行车)、照相术。亦有属于民风民俗的货郎、下棋、斗鸡、说短道长,及古文化之川剧、京剧,民间年画特色之招财进宝、福禄寿喜、喜鹊闹梅、四季平安……所有这些逝去的或呈保留状态的事物或场景,在今天已高度现代化的生活当中,都成为最堪玩味的情趣或最堪留恋的记忆。武卫萍把自己的绘画题材集中在这个领域,或许也是成都生活特色及成都人生活情趣之使然。
 
武卫萍造型多取古代人物、仕女及民间年画的造型特征,造型多取变形、夸张和程式化特征。那种柳眉、风眼、瓜子脸,樱桃小口,头大身子小的古典人物程式,给武卫萍的古典题材带来了与当代写实人物画的相当的距离,而回归古典的情趣。武卫萍作人物,亦按古典人物画之画法,用线讲究,精勾细勒,多以淡墨勾线,有时还出以色线为之,配合人物淡雅的色彩晕染,而使她的人物造型始终保持一种总体的精致、淡雅、明丽、柔美的风格特征,一种女性画家特有的审美情趣。这种从民间艺术的造型结构出发,而又吸收文人画之雅致,给武卫萍的艺术带来了她自有的特色。在时下以巨幅画大画,箭拔弩张,嚣张拔悍,求“视觉冲击力”的厌人风气中,武卫萍的作品反倒给人带来一股惬人之徐徐清风,十分难得。值得一提的是,武卫萍作画,颇能有大场面的驾驭表现能力。这种从传统“百子图”等来的多人物组合的复杂结构的表现,画面人物形态的独具,人物间关系的设计,人物组合上的虚实疏密处理,都比小品画更复杂更困难,也显示出武卫萍在绘画上突破文人小品、小情、小趣、小能力(“诗余”、“戾家”业余水准)的局限,颇有张大千宣导的“画家之画”的倾向。
读武卫萍的画不能只看画,还必须读其题画。这是武卫萍诗书画全能特色之所在。武卫萍能写诗,这在今天,不要说女画家,就是标榜“新文人画”的那些名画家,大多也写不出名符其实的真正的诗。但武卫萍不仅能画能书,而且能诗,诗也不错。她的一些长题,随境生情,因情成文,或叙风情,或述历史,诗画相配,意境相生。在她的一些作品上,她的老师,著名人物画家郭汝愚有长诗相提,更是珠联璧合,给武卫萍的作品凭添了许多的精彩。
    行文至此,友人忽来电话相告,武卫萍在成都京剧票友赛中竟拔头筹!难怪她画了那么多的戏剧人物!此岂不与本文开始时笔者对成都中国画坛女画家描述之感觉一模一样了么?我们对武卫萍绘画的观照,又多了一个有趣而难得的视角。
 

给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