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通知:本馆〈公司〉征集部、展区正式2月26日对外营业,如有需要与我馆接洽的各位藏友,请联系我馆工作人员!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在线时段
9:00--23:00

我要鉴定  我要鉴定 我要评估  我要评估 我要交易  我要交易

客服热线
400-9925-990

1.9亿国宝级「安思远珍藏善本碑帖」轰动中国!

发布时间2018-11-22 15:24

本文摘要: 2018年11月20日晚,在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大观之夜专场拍卖中,此前备受关注的“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以1.675亿元落槌,加佣金最终成交价为1.92625亿元。这批传奇碑帖背后有怎样的...

2018年11月20日晚,在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大观之夜专场拍卖中,此前备受关注的“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以1.675亿元落槌,加佣金最终成交价为1.92625亿元这批传奇碑帖背后有怎样的故事?现在跟着中和堂博物馆一起再来回顾展玩此前的推送。

 

 

每个到过纽约的中国人,都以能走进安思远的私宅为荣

这套有22个房间的公寓,就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斜对角——据说,是纽约最好的房产之一。

在人们口中,这里目之所及,皆是珍藏,极尽奢华与品位,俨然一座私人博物馆。与对面门庭若市的大都会不同,想要进入这里,所需持有的是人脉与身份。

 

安思远 Robert·H· Ellsworth

1929—2014

安思远,近数十年来西方亚洲艺术领域最呼风唤雨的人物之一,公认最有眼光和品位的古董商与收藏家,被称之为:中国古董教父

 

1996年,带着启功先生的“不看到宋刻本《淳化阁帖》,我死不瞑目”这句话,时任国家文物局外事处处长王立梅寻寻觅觅,终于来到安思远家中。

当年9月,安思远应邀将珍藏善本碑帖带到北京故宫博物院展出。在他一生珍藏的不计其数的中国古董文物中,这是最精华亦最有价值的部分之一——尽管数量不多,不过十二种十五册,但几乎件件皆是传奇,其中包括国宝《淳化阁帖》最善本四卷

展览嘉宾云集,启功先生与诸多文博界老先生一起,怀着“圆梦”的心情赏鉴了这批珍藏,他盛赞四卷《淳化阁帖》是彩陶般的魏晋至唐法书的原始留影全国书法界也轰动了,“几乎所有的书法爱好者和研究者都前去参观”。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

 

2014年8月3日,安思远在曼哈顿公寓中逝世,享年85岁。他终身未婚,亦无子女,1400余件遗物于次年春天在纽约佳士得七场“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拍卖会中悉数散尽,总成交额逾8亿元人民币。

有人说,安思远是最有良心的古董商——他在生前将最好的珍藏一一悉心安排好了归宿,捐赠或出售,自己留下的多为中等。

比如中国人心心念念的“国之瑰宝”《淳化阁帖》。在启功先生、王立梅等人的奔走促成下,2003年,安思远藏《淳化阁帖》最善本四卷终于以450万美元的价格入藏上海博物馆。启功先生将此誉为新中国成立后最重要的文物回归事件之一。而安思远的名字也从此在中国家喻户晓。

但也有许多珍藏,一时不知下落——与《淳化阁帖》一起来到故宫的另十一种十一册善本碑帖呢?

行内的有心人细细追寻过它们下落。善本碑帖专家马成名打听很久,一无所获——安思远珍藏碑帖大部分于上世纪90年代购自于其在纽约佳士得工作期间。

 

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中国嘉德2018秋拍

 

直到2018年10月——距离安思远逝世四年,《淳化阁帖》最善本四卷入藏上海博物馆十五年,这十一种十一册善本碑帖一起出现在北京中国嘉德,整整齐齐,完好无缺

这批宋元至明代的十一种善拓,含宋拓本七种,元明间拓本一种,明拓本三种,其中亦见孤本。

 

包括宋拓《十七帖》文徵明朱释本、宋拓《黄庭经》、宋拓《晋唐小楷》、宋拓唐怀仁集王羲之书《三藏圣教序》、宋拓群玉堂帖本《千字文》、宋拓小字《麻姑仙坛记》、元明间拓《瘗鹤铭》、明拓《天发神谶碑》、明拓《汉礼器碑》、明拓《汉曹全碑》、宋元间拓《石鼓文》。

 

它们中的大部分均著录于《中国法帖全集》、张彦生《善本碑帖录》、王壮弘《帖学举要》等重要著作,或曾由文物出版社等重要出版机构单行出版。
 


深秋北京,王府井1号,中国嘉德大楼。

安思远珍藏善本碑帖被早早从地库中取出,小心翼翼地安放在古籍部负责人宋皓的办公室里。十一种十一册,古雅而珍重,函套或为织锦、或为木制,白色棉绳蝴蝶结下,衬着方形的白色纸片,上以中英文细细标注着信息——这其中便有“安思远”的名字
 



 

尽管是数十年间第二次“集结”出现,但专家学者们对这批善本碑帖并不陌生。
 

安思远是一个西方人,为什么他珍藏的碑帖可以如此长久地牵动中国人的心?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金运昌说,关键是因为这十二种碑帖非常了不起、非常重要,“考据又高,帮手又富,又成体系”。

 

来听听他是如何谈的——

 

第一,考据高。考据越往前的碑帖就越值得收藏、研究和借鉴,它承载了太多的民族文化的精华,首先是书法,其次是文献,人们发现了其中的重要性,所以越来越重视金石碑帖的收藏。这批碑帖,很多是宋拓,不但是宋拓,而且是宋代的精拓本、稀见本,宋代拓本的孤本,考据很高。

 

第二,帮手好。在拓片上写题跋的、盖图章的、曾经收藏过研究过这件拓本的人留下痕迹的人,这就叫帮手。本身这些帮手的题跋就构成了文献,所以这些碑帖上的帮手我们就很值得研究一番。

 

第三,成系统。虽然只有十二种,但是它涵盖了中国书法史的时间是从先秦到南宋。石鼓文、汉隶、魏晋南北朝早期的楷书、书圣王羲之的作品、三国时期很有特点的天发神谶碑、北宋最有名的《淳化阁帖》、还有南宋的《群玉堂帖》,各种最有代表性的书法俱在其中。

 

诚如仲威所言:“美国老外——安思远,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如何收藏中国碑帖的课。” 

 

据不完全统计,安思远的这批珍藏投入金额达125万美元以上,在当时也应算是很有魄力的投资。这得力于安思远较为雄厚的资金,又有名家推荐,再者就是其敏锐的市场观察力。

 

而安思远的中国助手、中国当代及传统艺术品鉴藏家吴尔鹿,再次描绘了收藏界流传已久的生动故事——上世纪80年代,安思远是如何在他手中购得第一册碑帖的。

 

吴尔鹿是著名版画家吴劳之子,当时赴美国攻读艺术史时,在安思远家中帮助其整理中国古董文物。

 

一次偶然的机会,当时收入不高的吴尔鹿以1.1万美元的价格购入宋拓《晋唐小楷》。面对着好奇的安思远,吴尔鹿告诉他,金石碑帖的价值在中国远超书画,当年中国著名学者罗振玉出售所藏文物,宋拓《狄梁公碑》售价2000大洋,宋拓《圣教序》售价3000大洋,而沈周唐寅的画作不过200-300大洋。安思远很快懂得了其中的意义,以两万美元购藏了这册旧拓,并属意吴尔鹿为其留意更多碑拓。

 

1994年,佳士得拍卖,安思远购入李启严所藏的《淳化阁帖》第四卷。次年,再次购入吴普心旧藏的《淳化阁帖》第六、七、八三卷。

 

吴尔鹿生动地描述了那一幕——在拍卖现场,安思远“恨不得用拐杖去敲其他竞拍者的头”,最终竞拍成功。

 

自1989年至1995年期间,安思远在美国纽约佳士得、苏富比两家拍卖公司陆续购入善本碑帖,终成大观。

 

安思远当然在他的收藏中获得了巨大的商业回报。他是一个正派而精明的商人,但亦是一位富有远见、深研价值所在的收藏家。可以说,正是这兼具两种身份的判断,使其收藏终成学术、市场的两全之美


2014年,安思远在纽约逝世,人们纷纷感慨——一个时代结束了——“我们失去了最后几位无畏地在战后的美国建立亚洲艺术世界的模范。”
 


 

尽管启功先生曾感慨“我们不能不深深佩服安先生鉴赏古拓本石墨可贵的眼力!”但实际上,作为一个西方人,安思远自己并不真正掌握多少碑帖的鉴赏能力,他只是深爱东方,又深谙收藏,他懂得这些历经千年承传的善本碑帖在中国几乎被“奉若神明”,在自己身后,回到中国,将是它们必然也最佳的归宿

 

很多中国收藏家都难忘两年前安思远遗物的拍卖现场——在纽约地标性建筑洛克菲勒中心的预展上,佳士得复原了安思远的私邸现场。拍卖时,会场、楼道和楼梯挤满了举牌者,有人一边喊着“疯了疯了”,一边目睹着不可思议的纪录诞生

 

这无疑是人们对传奇的信念与致敬。

此刻,距离安思远应邀携此批善本碑帖至故宫展览已整整二十二年。物是人非,但先贤前人的累累印鉴与善本碑帖依然同在,其中亦包括安思远的。

 

谁将接过这批传奇的安思远珍藏善本碑帖? 

无论是谁,是机构或是收藏家,可以想见的是,他的名字将从此与安思远一起,被镌刻在碑帖收藏史的金字塔尖。

 

 
给好友分享: